首页 >> 展厅展示 >> 文史资料 >> 厦大献与政府

厦大献与政府

作者:厦门大学 日期:2013-03-28 点击:391

陈嘉庚

自有限公司收盘后,余即函请厦大校长之林文庆来洋募捐,数月后结果,新加坡募国币十万元,马来亚十五万元,然催收经年.马来亚仅十余万元,余作罢论,共实收国币二十余万元。厦大经费已缩至每月二万元,集美六千元,除国府补助及其他收入,逐月尚不敷二万元。集通债款又须陆续清还,幸灰余红利,〔前生胶厂租人订抽红利) 上半年颇好,故聊可支持得过。民廿五年买树胶园四百英亩,成本十六万余元,拟作厦大基金,每月入息约二千元,该款系向李光前、陈六使各捐五万元,陈延谦一万元,李俊承五千元,不敷由余凑足之。民廿六年春,余念厦集二校虽可维持现状,然无进展希望,而诸项添置亦付缺如,未免误及青年。若政府肯接受厦大,余得专力维持集美,岂不两俱有益,此乃出于万不得已之下策,乃修书闽省主席及南京教育部长告以自愿无条件将厦门大学改为国立。过后未有消息,适孔祥熙院长将往欧洲贺英皇加冕,轮泊新加坡,余下船送行,彼对余云厦大事,行政院已通过。再后接教育部长来函,井委派萨本栋君为校长,订暑假时接收,余即函知林校长预备交卸,交卸后而七七战事已发生矣。

厦大自民十年开办,迄余公司收盘,适十二年足,及至交卸共十六年有奇,余支出款项适与当时认捐四百万元数目相符,其凑巧如是。每念竭力兴学,期尽国民天职,不图经济竭厥,为善不终,贻累政府,抱歉无似。回忆古语云善始者不必善终,亦聊以自解耳。

(新加坡南洋印刷社1946年版《南洋回忆录》第18-1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