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厅展示 >> 文史资料 >> 演武场校址之经营

演武场校址之经营

作者:陈嘉庚 日期:2013-04-05 点击:387

陈嘉庚


政府既许拨演武场四分一为大学校址,乃托上海美国技师绘校舍图。其图式每三座作品字形,谓必须如此方不失美观,极力如是主张。然余则不赞成品字形校舍,以其多占演武场地位,妨碍将来运动会或纪念日大会之用,故将图中品字形改为一字形,中座背倚五老山,南向南太武高峰。民国十年五月九日国耻纪念日奠基。左右近处及后方坟墓石块不少,大者高十余尺,围数十尺,余乃命石工开取作校舍基址及筑墙之需,不但坚固且亦美观。而墓主多人来交涉,谓该石风水天成,各有名称云云,迷信之深难以言喻。余则婉言解释,至不得已则暂停工以顺其意,迨彼去后立再动工,因石众多,两三天大半都已破坏,虽再来交涉亦莫可如何,嗒然回去。数月后拟再建其他校舍,不得不迁移坟墓,为屋址,乃将演武场后诸公私冢墓,立碑标明,限日迁移,并在厦门登各日报,如不自动迁移,本大学则为代迁,并规定津贴迁移费。且在数里外之山腰买一段空地,备作移葬地位。从此顺序进行,依限自迁或代迁,绝不致再发生交涉,或其他事故矣。


演武场地界面积约二百余亩,下系沙质,雨季不湿,平坦坚实,细草如毡。北负高山,南向洋海,西近厦港许家村,东系山坡及平地。昔为阅兵场,自厦门与洋人通商,兼作跑马场,后来阅兵与跑马兼废,被洋人辟为“哥耳夫”球场,厦大建筑时概已收回。教育事业原无止境,以吾闽及南洋华侨人数之众,将来发展无量,百年树人基本伟大,更不待言,故校界之划定须费远虑,西既迫近乡村,南又临海,此两方面已无扩展可能。北虽高山,若开辟车路,建师生住宅,可作许多层级由下而上,清爽美观,至于东向方面,虽多阜陵起伏,然地势不高,全面可以建筑,颇为适宜。计西自许家村东至湖里山炮台,北自五老山,南至海边,统计面积约二千余亩,大都为不毛之公共山地,概当归入厦大校界。唯南普陀寺或仍留存,或兼作校园,至寺前田地,厦大需用时,则估值收买之。


厦门港阔水深,数万吨巨船出入便利,为我国沿海各省之冠。将来闽省铁路通达,矿产农工各业兴盛,厦门必发展为更繁盛之商埠,为闽赣两省唯一出口。又如造船厂修船厂及大小船坞,亦当林立不亚于沿海他省,凡川走南洋欧美及本国东北洋轮船,出入厦门者概当由厦大门前经过,至于山海风景之秀美,更无庸多赘。日后如或私人向任何方面购买上节所言校界范围山地,建私人住宅,则当禁止或没收之,以免互相效尤,因私误公也。


(选摘自新加坡南洋印刷社1946年版《南侨回忆录》第13——14页)


(摘自《厦大校史资料》第一辑 1921-19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