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展厅展示 >> 校史资料 >> 萨本栋校长开学词

萨本栋校长开学词

作者:厦门大学 日期:2013-05-31 点击:3637

(1941年10月11日)

本学年开学的日期,原定九月甘二日,后因粤浙两省录取新生名单,到九月中才能决定,故将开学日期展延两星期,到了本月初,各处新生因受交通的阻碍,仍有许多不能如期到校注册,所以又决定在国庆日后的今天举行这个仪式,后天开始上课。由开学日期之一再展延看来,这次我们在这里展开新年度的设施,确是不易;证以西南各地,有些大学,因受空袭及其他问题影响,至今尚未开学,我们今天能在这里很安定的举行开学仪式,可说是件非常幸运的事。

本年本校奉教育部命令,核定新生名额原为三百人:计文学院四十名,理工学院一百三十名,法学院七十名,商学院六十名。在招考后不久,又奉部令增收机电系学生六十名,总共三百六十人。我们这次在福建、江西、广东、浙江等处,总共录取了三百三十九名;加上前几天教育部保送的二十八名,合共新生三百六十七名,已超过教育部原来核定的名额。如用去年的校舍来容纳这—批新同学及原有将近四百人的旧同学,其拥挤状况,自可想见。好在暑假期中,本校筹建了一座男生宿舍扩充了女生宿合,完成了文法商三学院的办公室和教室,并就图书馆加建—层楼,增辟了—百余人的阅览场所。有了这些新建筑,全部校舍差可敷用。在现今人力物力财力都极感缺乏的情形之下,我们校舍的扩充,还没有受到很严重的打击,这是今天在本校读书的人,应引为第二幸运的事。

上面已说过,本校屡奉部令增收机电系学生以应国家的需要。本校过去关于工科的设备,固然很缺乏,但理学院的设备,却比较的完善。所以办理工科的基础,可说还坚固。在本校创办之时,本有筹设工科之意,我们厦门原校址内,尚有已奠定的工学院地基。国立第一年时,部令设立土木系,当时适值抗战军兴,设备困难,教授不易聘请。到现在土木系设备,固尚未达到我们理想的境地,但教师则已充实到可以与国内任何大学相颉颃。上年度已有第一批土木系毕业生到社会上服务了。机电系的设备,比土木系自然更差,而教师方面,因国内机电人才缺乏,聘请亦更感困难。不过本年暑假中,费了不少力量,曾购到一部分机器。此外去年与今年在美国订购的各系图书仪器,总共价值国币四十六万余元,据美国承办公司来函,已购便装运,不久当可到校。我们的图书仪器设备,近数年来,不但未受灾殃,并且仍能不断的增添,这也是本校的一件幸运的事。

当抗战初发生时,各大学都迁移到西南内地。本校认为东南半壁的高等教育,还需要维持,所以决定不随潮流远徙而选择长汀为我们的校址。记得我们在公布我们决迁长汀那次集会中,曾经提出我们选择校址的三原则:(一)要留在东南最偏远的福建省内,以免东南青年向隅; (二)要设在交通比较通达的地点,以便利闽浙赣粤学生之负笈;(三)新校址的环境,要比较优良,以使员生得安心于教导与求学。经过近数年的经验,同近来东南高等数育机关之增加,迁到长汀一举,实甚适合。在以前我们单独担负铁路线以东国立最高学府的全付责任时,所遇到的困难很多;到现在我们的责任,因有其他国立院校分担,虽稍轻松,但聘请教员的困难,比起独负一面之责的时候,则更有过之。困难的理由很简单:由于高等教育机关之增多,所需教师人数亦增加。以前是许多人不肯到东南来,现在是愿来东南的,不一定都到厦大。由去年开学时起,到现在止,学校所接洽的教员,人数在二十人以上,而今天所能介绍的到校教员,只有十余位。不过就各系说,这十余位的分配,尚相当均匀。在这一点,我要感谢继续在校服务,不计较待遇的教员们。他们各位为东南高等教育和厦大服务的精神,实在是我们十二分钦佩的。对于今年新教员不怕冒险,不辞跋涉而来此过这艰苦的生活,我们也致最热烈的欢迎与最诚恳的致意。如果我们把这几年的教员名单看一看,如果我们瞭解各高校聘请教员的状况,我们今年在这里能够留住并且聘到这样多的国内知名的学者给大家讲学,岂不是—件极幸运的事吗?

从校舍扩充,图书仪器添置,与教员增聘各方面来说,我们的幸运,的确不错。我们希望新旧同学都能切实了解幸运得到的不易,而尽量利用这幸运的环境,在学年开始的现在,下—个最大的决心,就学业方面,做人方面,以及后来就业方面,总之要在终身事业方面,立一个宏大的志愿,不要辜负国家和各师长的殷望。

抗战已经到第五年了,前方将土的表现,给我们不少的鼓励。但后方人事和不少青年的行为,反有很多地方值得忧虑的。在抗战之初,据我所记得的,青年思想,青年的行为,青年的态度,都比现在好。那时,我记得大家心目中只有胜利第一,国家第一。有许多青年的的确确牺牲了自己,为国家社会服务。到现在,很不幸,我所听到的与所见到的情况,许多是大不—样了。物资是比前四年缺乏了,而不少的青年对于财物的爱惜,却不如抗战初期好。过去青年只愁无处服务,现在青年所计较的,不是服务的机会,而是报酬的多寡了。据数年的经验,抗战必胜,是无疑义的。但若青年对其自己应负的责任,没有一个极清楚的认识,则建国的障碍,还是无法消除。我很希望在座各同学,深切了解这个建国的责任。据美国传来的消息,美国尚未与外国打战,而许多大学生都已被征召到有关军事的机关里服务去了。今天血气方殷的诸君,还能在此求学,就是国家要诸君几年后负起比抗战更难的建国工作。在现阶段,物资与资源,还未到十二分困难的地步,我们对于物资要特别爱惜,以免在物资更缺乏的时候,因无准备而感到意外的苦痛。平日习于刻苦俭朴的生活,即使经济来源中断,也不至觉得太苦,这是退几百步由各人个别利害着想而言。至若眼光稍放大一点,则我们在各方面的节约,直接间接都有助于抗战与建国,这尤其是我们大家所应时刻牢记的。

今年新到校的同学,有许多地方,也许感到生疏。我希望在起初的几星期中,大家逐渐了解本校过去的历史,与优良的校风。公共场所的秩序,尤其希望新旧同学共同勉力维持。新问学如遇有不熟悉之事,不妨去请教旧同学,或教职员。尚有—点,我要特别提醒大家的,是在本校内,绝对不容许有地域的成见,换言之,一切省县界在本校中都不存在。大家要记得我们都是中华民国的国民,在现在外患未艾的时候,惟有群策群力,不分疆域,才能恢复祖遗的河山。如因毫无意义的地域观念,自分派别,不相合作甚至于彼此攻讦,那不但是每个人自身成功的大阻碍,也将妨害我们恢复国土大事业。

中国读书人最大的毛病,就是用脑而不肯用手。以前中国文人,常以劳心者治人自居。处在机械化时代,只能用脑而不会用手的人,在许多方面他的机会与地位,都受限制。最近本校为同学收到了不少救济金。今年决定把一部分救济金,用于鼓励同学之运用手足。至于详细办法以后再公布。过去数星期,已有不少同学在这方面有很好的成绩了。希望大家以劳动服务为无上荣耀和快乐,互相勉励竞赛,使成为本校新的风气。

以上各点,是本校的大略情形,和本人对于全体同学的殷切希望,愿与诸同学共勉之。

  (《厦大通讯》第三卷第十期,1941.10.25)

   (摘自《厦大校史资料》第二辑 1937-1949)